◆交流分享

第九期教练实战体验报导

时间:2013年6月30日星期日晚上7:00-9:40

客户: M女士

教练:W教练

护场:H教练

参与观摩旁听的有10个教练。

M女士第一次到我们平台来做客户,对W教练而言,她是一名真实的陌生客户,即她们不认识,在上线之前也没有互动过。

M女士是一家企业的高管,她有很多的困惑,如,她与一名将要辞职的员工沟通,在一个小时里,那名员工什么都不说就只是哭,她期待那名员工能跟她有所互动,要走的理由、原因、哪怕是感到委屈等,她想了解真象却得不到,但那名员工跟另外的领导沟通时却说了很多话。此外,有些时候她想要下属参与讨论方案,如上次的绩效考核方案,她想了解大家的想法,从他们的角度看该方案,但大家什么意见都不发表,只是说,既然要考核那就考吧。她很纳闷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让下属打开话匣子。

W教练具有很好的亲和力,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跟M女士建立了很好的信任关系,能感觉到M女士是很开放、很真诚地呈现自己。她们建立了很清晰的合约,W教练问了很多开放式问题及逻辑层次的高层次问题,让M女士更清楚自己要与下属做彼此相互了解的沟通对她的价值和意义,接着W教练引领M女士进入她完全做到的情境里,让她不断地梳理她现在想做的改变,以前她是说一不二,很直接,很干脆,象个母老虎似的,但现在她想改变了,她想听大家的意见。通过探讨,她发现,在她内心里,她是信任、欣赏下属的,只是宽容度不够,随着探索的不断深入,她也发现自己以前很少主动关心下属,而且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其他的事情,对下属都不太关心,也不太了解下属的感受。从这次谈话,她知道了不仅要关注事也要关注人,同时要发展自己的性格特征,那就是信任、欣赏、宽容和前瞻性。

整个约谈过程自然、流畅,W教练也展现了很棒的聆听和发问能力,最后她给予M女士类似建议的引导对M女士也很有帮助。

约谈结束后,H教练在她们已有成果的基础上跟M女士做了简短的互动,H教练首先感谢她能够坦诚、勇敢地面对自己的不足跟教练谈这个话题,让所有的教练们能从这个约谈里得到很好的学习,同时也非常欣赏她对教练的信任、她谈这个话题的前瞻性以及她在整个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耐心。然后她邀请M女士回顾她曾经能够跟下属很开放、相互探讨的情境,并让她说出她是如何做到的,H教练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对她说,你是有能力做到的,仔细留意你是怎样做到的呢?M女士想想,说:“是以他们为主导、尊重他们、欣赏他们!我发现我平时没有耐心,而没有耐心是因为没有专注、专一地做某件事,做A时想B,所以也就没能很好地聆听他们。”“那接下来怎么做呢?”,H教练回应道:“我不知道,你说呢?”,听到这句话,M女士开心地笑起来了,“这句话很管用,我要记下来。”然后,H教练做了一个假如式情境的引领,“假如接下来你每周一次、或每两周一次或一个月一次,你有意识地安排这样的一个时间与下属互动,就只是聆听他们的意见,并给予他们适当的肯定和鼓励,持续做一段时间以后,你的团队会变成怎样?”那真是一幅很鼓舞人心的画面!M女士当下决心每周与下属做一次这样的专场互动,而且从她的声音里能感觉到她的能量很高。

以下是教练们的发言。

W教练:M女士不仅需要探索内在动力、能力等,在方法论上也有缺失,对她的支持可能需要全方位的。

教练1:引领客户去到做到的场景描述,对客户有帮助,但如果这里加上有力量的问题(如问她感受如何)会对她帮助更大,客户较关注事,关注感受较少,应问她:当那个职员一直哭时,你有什么感受等等,会让她直接进到体验里。

很佩服W教练,整个过程很灵活地处理,引导做得很棒!

教练2:W教练做了一个很棒的教练流程,假如框架运用得很棒!但到了最后W教练有些着急了,在问挑战性问题时,客户有些不舒服可能有点抵触了,有点拽客户去到教练想要的方向了。H教练的洞察力很强,让客户对自己有承诺、有落地的具体行动,但有一个问题,H教练用了很多鼓励和欣赏,会不会让客户陷在过于自我感觉良好里?

H教练回答:如果客户有自大的呈现,则再给予欣赏是不合适的,但在这个案例里,客户是需要被认可和鼓励的,因为她正在做改变,而这个改变后的习惯还没有建立。

教练3:感谢平台提供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目标确定得很好,有一个可衡量的标准结果,打分及定性评价都有了。情境引导里说到的“摄像机、电视屏”很好,但客户不是视觉型的,她是听觉型的,她有很多的自言自语。另外,目标的确定花的时间太多了。H教练用很好的语气语调激励对方,她们俩人都很欢快地笑,能感觉到客户很放松。

教练4:W教练在教练过程即将结束时,给了客户很好的反馈,特别是客户在人与事间更多关注的是事而可能忽略了人的感受的反馈,让客户触动很深。不知W教练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觉察,如果在觉察到的时候,以提问的方式直接反馈,结束会有什么不同?如“你有多感受到下属的感受?你什么时候做到?如果下属给你打分,他们会打多少分?你对此的感受如何?”等等。

教练5:如果我来做,则强调BEING的状态,我不会引导很多东西出来,就从她所谈的案例里引伸,如,当下属哭时,你的感受如何?等等,激发她内心的能量、意愿及成为的渴望。

教练6:整个约谈过程很流畅,很老练。我作为一名旁观者有一些感受,但如果我去做的话未必就做得象W教练那样好。教练做了很多的启发和引领,但客户没有跟随,这对教练来说是蛮挑战的,也许跟随客户,注重她的感受,就可以去挖掘到她内心更深的东西。很佩服客户,她知道自己的缺失,她有很强的洞察力,她已经做得很棒了。如果最后教练的引领是由客户自己说出来会好很多。

教练7:这个活动很好。如果是我做,我会与她探讨如何看老板的角色,而且我会在过程里直接反馈给她听。

教练8:这是第一次来参加这个活动,感受很大,W教练做得很好,开场很棒,我很少用这样的开场,以后可以借鉴,大家都说了很多W教练的优势,这里就不重复了。

教练9:我其实是想知道,这个约谈,客户得到她想要的结果了吗?她的问题解决了吗?

H教练回复:客户确实是拿了价值离开,也许那个问题不需要解决,那个问题只是了解真象的一个切入点,她是想将来有所不同,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的问题也只有客户能够回答,可惜她已经不在这了。

教练10:如果我做,则有四个框架,一是这件事情跟自己有什么相关,是自己什么原因造成的,也许她有情绪,那就让它出来。二是会用到她的成功经历,让她大胆地去到未来。三是用导师桌,这对她应是合适的,给她建议,她会有很多创意出来的。四是要用工具让她有具体的行动计划,接下来做什么事情会跟员工沟通得很好,接下来会有什么挑战等等,注意滚雪球现象。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