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记录

纪念我通过PCC的口试
     杨兰

昨日早晨得到消息:我的PCC口试通过了。回头看过去,真是收获颇多,也需要感恩许多许多人。海引老师让我不妨把自己的心得分享一下。就简单写个“获奖感言”吧,也小小回顾一下我的得到教练恩惠的历程。

回想起07年中黄总开始接触埃里克森,自己做一些翻译,对埃里克森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到年底来到北京,跟着项目组的两位老师安妍和卢慧敏做课程的组织工作,懵懵懂懂的一路操办下来,一直到现在,开过了八期的《教练的艺术与科学》课程,还有《卓越团队教练》、《国际培训师培训》、《高级隐喻》等等这一系列非常美妙的旅程,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已经将近四年的时间了——这小小的奇迹。

这条路上,遇到了许许多多了不起的人,许许多多值得尊重和感激的老师们,教练们。如果不是在这个圈子,我都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美丽的人类存在:玛丽莲·阿特金森博士、谢莉尔·查普曼老师、蕾·切尔斯老师、玛丽莲老师的先生劳伦斯……几年以来,我们遇到的所有了不起的学员,所有带给我个人,带给埃里克森中国那么多美丽回忆的人们,如何能够一一表达我的感激!我这样一粒小小的种子,得到了如此多人的支持和帮助,是一件如何幸运的事!

虽然听课很多,然而真正学习教练,实践教练,对我来说,是从10年的8月开始的,我下定决心要走完模块五,考PCC,将流程弄清楚,走明白,为更多后来的学员更好地服务。但是,开始走这条路,才知道“教练”跟我以前学的数学地理,生物化学,有很大的不同。我是个非常敏捷的人,然而就是这个,让我的注意力非常分散,而且头脑发达,心灵缺乏与人们真正的连结。而做一个好的教练,是真正需要跟人去连结,去欣赏和接纳,并且支持到自己和他人的。《士兵突击》里面,聪明的高城说:早熟的人往往都晚熟。而真正地活出自己,而不是抽离地去看去观察世界,是对我的强大的挑战。教练的学习过程,让我知道:头脑中的工具和方法,只有当自己活出对人的接纳和欣赏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

一开始,虽然我头脑中塞满了流程和方法,但是开始做教练,跟人真正深入交流的时候,还是发现,有些不知所措。在导师的支持和鼓励下面,我一点一点地学习,一点一点地去琢磨,理解。我有全职的工作,学员课程的组织,又有很多很多的具体事务,所以我的教练小时数是所有教练中最少的。不过,所有生活中发生的事情,都可以支持到我们去活出教练状态。与同事,与老板,与学员,与老师的相处过程,每天发生的事,反思起来,都是一个觉察自己,接纳他人的过程。而我很幸运,请到了翊嘉姐姐做我的教练。在我的生活和工作有非常大变故的时候,她都无私而深刻地支持到我。

然而真正的不同发生在四月份开课之前,连续做了几次沙龙的讲座,自己查资料,琢磨教练的流程,看书,才真正理解到,这个流程之中蕴含着的细节。终于我可以非常清醒地保持教练位置,而不掉入客户的内容中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自己并不清楚,我想,真正有这个提升的原因在于,我不断地去反思,不断地去思考和验证。所以最重要的是,跳到这个游泳池里面来,而不是在岸上照猫画虎地去学动作。

从模块五的过程,和所有这几年的经历当中,如果我学到一点点真正的东西,那么,就是爱。导师们真诚的爱和慈悲,给我最初的震撼。我一直是一个骄傲的人,而真正臣服下来,去服务,去爱,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这些了不起的导师们,教练们都在这样做,而我愿意谦卑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在两天的PCC口试过程中,我们几位了不起的导师蕾(Rae)老师,海引和非凡老师,他们从早到晚在工作,甚至都没有时间吃饭。而大家在考试中表现出来的真正的教练状态和教练能力,真的震惊了我!大家分享的愿景和美丽的价值观,让我们深深地感动着;而教练带给大家的,早已经超越了证书,超越了工具和方法。我想,这就是埃里克森能够走进人们心里的原因。假如这个世界,这么一些人,真的因为教练,而变得更好,而成为最好的自己,那么,所有的辛苦,就都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长久以来,我就有一个梦想,想要看到一片森林,看到人们像挺拔而高贵的红杉一样,像白桦一样长起来,庄严而美丽。从第一期走完模块五的同学们身上,我真的看到了这个成果。“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虽然我只是在人们成长的道路上,有幸陪着走一段,我也深深地感觉到相互支持,付出爱的幸福。

回想起以前那个小姑娘,我仍然是那个单纯而直率,有时候鲁莽的孩子;而这一路上,收获到的这么多礼物,让我得以成长和成熟。无论我去到哪里,无论跟谁在一起,这些礼物都放在我心里,愿我也能够,带给周围的人,一些小小的快乐。

感谢我的老师们,玛丽莲老师,谢莉尔老师,蕾老师等等;还有一路上遇到的所有的学员朋友们,每一个都那么了不起;感谢海引、非凡老师巨大的努力和爱心;感谢所有同行的教练们;感谢我的客户。

最后,最应该感谢的,是这一切机缘的起头:黄学焦先生。虽然我不是个很好的员工,他真的非常包容和支持我。做这个平台,非常非常的不容易,我想,所有从中获益的人们,都是他愿景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