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享

平台训练工具学习之换位思考

平台训练工具学习之换位思考

(根据录音整理)

 

前言:这是工具学习中关于换位思考的学习,做了两个现场教练,一个是指定用换位思考工具,另一个是教练直接根据当下直觉创造工具,通过海引老师的点评和大家的探讨,碰撞出很多智慧出来,也就更加清晰如何做到换位思考。在教练的道路上,不仅是经验丰富的人有障碍,没经验的人同样也有障碍,每位教练头上都顶着一片片的乌云,但每位教练都有一棵属于自己的大树,枝叶茂盛,它本来就在那里,正如西红柿,它总会红的。

 

主持海引

教练:受训教练们

记录:姿化

海引:在开始之前我想了解一下这周以来大家所操练的无论是教练工具、教练能力或者是关于教练本质、原理等方面,你有什么困惑、什么问题想得到解决,等下一起探讨,所以我想先了解大家的问题和困惑。

教练A:如何问出强有力问题?海引:你每天去问自己问题,问完了之后马上去打分,这个问题对你的触动程度1到10分是多少分?

教练B:给企业高管做一两次教练我是OK的,我的问题是如何给一个企业高管设计三到六个月比较系统的、有框架的教练?如要不要事先确定教练的议题,应确定怎样的议题呢?海引:你跟一个人在一起,这个人是在不断地做事的,同一件事情你可以从不同角度去学习,每一个角度都有可能是议题。教练要凭那份直觉力跟客户在一起,知道怎样才能最有力地去支持到他。我个人不太赞同我们去给客户议题,我觉得还是以客户的现状为主。我们要帮助客户在他每一天所做的事里去成长、去觉察、去做反思。

教练C:给高管做教练是不是要设计一些主题教练?以往的经验是做了几次之后客户就说没主题了,我们也尝试过设计主题教练,让他自选主题三五次,然后中间穿插几次主题教练,这样整个逻辑层次框架相对会清楚一点,但我们也不知道这样做合适不合适。还有一个问题,在教练前海引通常你是怎么做准备的?教练后在实际工作中是怎么做总结的?我跟你在中兴公司做教练,我看你在整个教练过程中身体不怎么动,完全是定的一个状态。我却不停地想动。我能感觉到你那个位置是中立的位置,我的心是在游动的那样一种状态。所以我也想知道在教练中,身体和心的关联性是怎样的?

海引:(1)最重要的准备是状态的准备。(2)在教练结束的时候我们会作价值的总结和回顾。以后在实际案例中再更多地去感受到这些。(3)关于动静的结合,在过程当中身体的动是心动的一个表现。如果你的心足够地专注,尤其是跟客户互动的过程中,基本是不动的。

教练ZW:如何能通过客户的一两句话或者一两个动作就能看出他的一些模式?

海引教练ZW,你能快速地看到自己的模式吗?

教练ZW:能看到一些,但不够全面。

海引:这就是答案了,你看不到自己,也看不到别人的。所以,练习要从自己身上开始。每天的觉察日记会帮助我们逐步做到。

教练D:某次个案结束以后,客户做出了很高的承诺度,但是过后发现客户什么也没有做。这时候我们是应该想办法提醒或者促进客户还是调整自己的心态看不惯也得看?

海引: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

教练D:当出现这样的情况后,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促进客户上还是调整自己的心态上?

海引:客户承诺度很高但却没有做到,那是他的困惑呀,怎么会变成你的困惑?所以你的问题是客户都不困惑的问题为什么会变成你的困惑,是这个意思吗?

教练D:对。

海引:所以换一个问题来问的话,就可以给自己很深的思考。你觉得我刚才的问题会不会对你有触动?

教练D:有。

海引:刚才大家问到,怎样问强有力的问题?我当下就问了一个。客户他自己都不困惑,你困惑的是什么?当然你问的那个问题,等下我也会从我的角度去做一个分享。我们先开始今晚的学习,好吗?

昨晚上我让教练ZW交代大家准备常用的五到八个工具,教练ZW问我,常用的五到八个工具是什么。我是怎么回答他呢?我说,我只知道我自己常用的工具是什么,我不知道教练们常用的工具。作为一个教练,可能会有跟你的风格、性格、特点、年龄、经历等等比较相匹配的工具你会常用。所以某些人常用的一些工具不见得你会常用,你常用的工具也不见得别人会常用。常用的五到八个工具每个人的定义都不是一样的,但是可能会有相似的工具是所有人都会用到的。今天我试着拿六个工具来演练,但不一定能演练完。

如果光是我说,大家没有体验,那还是没有学到,所以今晚上我们来一个大的创新,这对大家来说是个挑战,对我更是一个挑战。我列出了六个工具:平衡轮、刻度尺、逻辑层次图、导师桌、换位思考和未来……,这六个工具大家都了解,如果你认真去准备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的发现。

我们怎么玩呢?我会点我们其中的某个人做客户,另一个人做教练,教练要根据我所指定的工具来做,时间十五到二十分钟。做客户的教练请注意,你要具备这样一种能力,就是在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可以拿来做议题。一个议题,不见得是困惑你了你才拿出来探讨,不困惑的也可以拿出来探讨,看看自己有多了解、有多关注、以及想要的结果是什么,关于这一些自己有多清晰等等。当你是一名教练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准备做客户,而且做客户是一个很棒的探索过程,大家要懂得去享受这个过程。我会指定人做客户,指定人做教练。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不想让大家有所准备,以此来检验大家的迅速地进入教练状态的能力,迅速地调整自己、回归到做约谈的准备状态。

第一组:教练C教练教练E,所用工具:换位思考

教练C:教练E你好,我很好奇,你谈吃饭这个问题,你真正想谈的是什么呢?

教练E:周一到周五都是我一个人在家,外面的快餐不好吃,学习上花的时间又多,所以吃得没有规律。

教练C:那通过这个问题的探讨,实际上你真正想要什么?

教练E:一方面让自己吃得规律一点、健康一点,还有就是有喜欢做饭的习惯。

教练C:如果用一句简短、清晰的话来描述一下,你这个合约怎么描述,你就特别满意呢?

教练E:如何能够保持做又好吃又健康饭菜的习惯?

教练C:你觉得你现在做健康又好吃饭菜的习惯是在几分?到了几分你就特别满意了呢?

教练E:现在基本上是一分吧。我期望达到九分。

教练C:教练E,这样的一个议题,你觉得都有哪些相关的例子?或者是这样一个习惯都会对谁造成影响?

教练E:周一到周五是对我有影响。到周末就会对孩子造成影响。

教练C:如果从九分的、已完完全全养成了好习惯的教练E的角度,来给你一个建议,她会对你怎么说?

教练E:她会说做饭啊、吃饭啊也是时间管理的一个体现,还影响到自己的健康,也影响到孩子的健康,可能还会影响到家庭关系。

教练C:当你养成九分这样一种习惯的时候,你也完全做到了这样一个时间管理,他们爷俩也都特别满意,那时候的教练E,你最最欣赏你的是什么?

教练E: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可以安排得井井有条,变得更加严谨、更加持家。

教练C:这样一个教练E,那时候特别想对自己说什么?

教练E:我会说我好喜欢你这样子,对你很满意,说到做到。

教练C:当你说这番话的时候你的感受是什么?

教练E:挺开心的,但内心里同时又有个小声音:做饭好烦啊!

教练C:这两种声音,你觉得对你有什么提示呢?

教练E:我心里想的我都知道,就是决心的问题。

教练C:决心的问题?现在我邀请你从孩子的角度看一分的妈妈。

教练E:他可能没有太多的想法。

教练C:那他看九分的妈妈会跟一分有什么不同?---那个好喜欢自己、说到做到、特别严谨、很享受那个做饭的过程的妈妈。

教练E:那当然他会对我翘起大拇指说:嗯,味道不错,很好!

教练C: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你的感受是什么?

教练E:开心。而且觉得自己行动起来还是挺麻利的,是乐享其中的那样一个我。

教练C:那如果是从孩子的爸爸来看一分的妈妈,他会看到什么?

教练E:皱眉头,不喜欢。

教练C:那他要是看到九分的、做了一桌子饭菜的、孩子翘起了大拇指的、养成了这样一个好习惯、而且她也比较享受这个过程的孩子妈妈,他会怎么看?

教练E:他就会觉得很舒服,他会在旁边看电视呀,跟孩子玩呀,很放松。等我做好了他就可以享受这个饭菜。

教练C:这时候他特别想对这个九分的妻子说什么?

教练E:他脸上会有微笑,说吃得很舒服。

教练C:现在我邀请你从一个抽离的角度看自己,你有什么发现?

教练E:我在生活中会忘记了九分的美好的状态,无所谓,也就没有决心。

教练C:如果有一个小小的能够把你往前推进一小步的行动,你会选什么行动?

教练E:时间要合理安排一下。(时间到

 

海引:教练E,我感觉到刚才教练C支持到了你。现在请你说说在周末给家人做饭的意愿度1到10分你在几分?

教练E:七分。

海引:我对刚才教练C用工具的地方再作一些补充,看对你有没有一些帮助。我现在邀请你从儿子的角度看妈妈。你的儿子七岁了,他一周有五天是在外面的,在外面吃,在外面住,跟小朋友、老师在一起。想一想,这样的一个孩子,他回到家,他希望看到妈妈的什么呢?那对他是怎样的感觉?他回到家之后,是什么让他感觉到特别的温馨、特别舒服、特别喜欢的呢?是他跟妈妈在一起说说笑笑?跟妈妈谈他在学校的事情?还是妈妈在厨房做了非常好吃的饭菜---这是他在学校怎么也吃不到的?还是回到家就看电视?在外面呆了五天的一个小男孩,回到家,最渴望得到、感受到的是什么呢?你说说看。

教练E:当我想到孩子回来之后给他做一桌子饭菜、他在学校怎么也吃不到的时候,我就不多说别的,就冲着这一点我就会去做,不用担心别的什么搭配啦、菜谱啦。

海引:这样一个小男孩,他在家里最享受的、妈妈能够做出来的是什么?

教练E:好的饭菜,妈妈的陪伴。

海引:好的饭菜,妈妈的陪伴。那另外一个场景,这个孩子回来,家里没有吃的,妈妈带他出去吃,他感受到的依然是外面的环境,外面的人,那种嘈杂的吃饭的氛围。或者是在一个包厢里,但那里还是外面,不是家。如果周末回来后,还是在外面吃,那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妈妈传递给孩子的是什么?

教练E:传递给孩子是随便吧。这样想来就有点害怕了,害怕会影响到孩子的将来。

海引:那现在你做饭的意愿度在几分?

教练E:十分。这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海引:再感觉一下你的先生,这一周以来他都在做什么?他在哪里吃饭?他每一顿饭是不是也吃得匆匆忙忙?是不是填饱肚子就行了?他有时间照顾自己吗?这样一个男人,他回到家之后,他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如果太太是做了一顿很丰盛的饭菜,吃饭的时候可以很亲切地去交流和分享,那样的一种氛围、一种温馨,会对他的身心健康有怎么样的帮助?你感受一下。

教练E:当你这么说的时候我真的是很愧疚,很粗心,没有从别人的角度着想。

海引:教练C,前后两个过程,你觉得有什么不同?

教练C:我觉得我做了个流程,你做了个教练。

海引:大家在用教练工具的时候,你一句话带不过去。就像我们说:假如有一个导师在你面前,他会跟你说什么。他体验不到那个导师的,所以你必须带他进入到那个情景当中,设身处地去感受到那个人的时候,他就有不同的发现了。换位思考就一定要带他到那个人真实的情景当中,尤其他很核心的情景、当下的环境,你一定要让他去感受到。我对她老公和孩子并不了解,我只得到一个信息,他们一周都不在家,周末回来。那我就可以设想他们吃饭都在外面,作为一个母亲和太太,唯一能营造家庭氛围的就只有这两天时间,她应该是多么精心地营造家庭的氛围呀!因为他们都有期盼嘛,家是温暖温馨的。不管我们用什么工具,一定要让对方进入到那个体验里面去。我们经常说:如果你是他,你会怎样做?但是你进不去。比如说,假如你是老板你会怎么看?那就要把老板每天在忙什么、他时间怎么安排、他在想什么等等,你让客户说,然后你再说一遍让他进去,这个时候他有体验了,再让他从老板的角度来看,这才能真正地看到。

教练C作换位思考,从孩子的角度看爸爸。(略)

海引:你有什么想说的?

教练C:我觉得挺感动的。在描述的过程中,我好像不自觉地跟孩子连接在一起,我觉得孩子像一个温暖的智者的感觉,今天我体会到了,我觉得惭愧。海引:关于换位思考,大家有想说的吗?

教练ZW:教练C在描述的时候,我也想到了我的孩子。在过去曾和孩子有过冲突,我尝试着从他的角度去说出来的时候,我流泪了。从他的角度去思考的时候,真的能感受到他的感受是什么,人就不自觉地进入到角色当中去了。

第二组:教练D教练教练F,所用工具:教练自己根据当下情景创造。

教练D:教练F,我们第一次在平台上有这样的练习,谢谢你给我这样的机会。接下来探讨一个怎样的话题呢?

教练F:最近有个问题困绕着,我很享受自己的管理经验和领导力,但是现在我学教练就发现我原来的那些经验和思维定式、心智模式,好像成了我的包袱。在做教练的时候,我很容易出现评判,然后就会跟着评判来发问。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做教练。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怎样清零、从零开始?

教练D:你能描述一下“零”是什么样的吗?

教练F:是空的。把过去别人对自己的欣赏和肯定放下,在教练的系统里,我就是从零开始。如果以人来打比方的话,我就从幼儿园开始。不懂就问,很真诚、诚实,好学、好奇。

教练D:刚才你说到很想在教练这方面去投入,能有所作为,那接下来我们做个游戏好吗?我常跟别人比喻说,教练像箩筐。在这个箩筐里你可以放下你所有想放下的一切,同时你也可以从箩筐里拿走你想要的一切。刚才你说到清“零”,那我们就从“放下”开始好吗?

教练F:好的。

教练D:那先请你用自己的方式让自己安静下来。现在你就想象在你的面前有一个箩筐,刚才你说到面子,现在请把一个叫做“面子”的东西丢到箩筐里。假如你要“清零”自己,你要放下的第二件东西是什么呢?

教练F:经验。管理、做领导的经验。

教练D:那你尝试着把做领导的经验描述一下,然后就把这个叫做“经验”的东西丢到箩筐里。

教练F:(经验)就是喜欢评判,喜欢想把自己的经验装进别人的脑子里,太自信,不容易有好奇心,没有耐心等等。

教练D:那接下来你就把这些所谓的领导经验从你的脑子里拿出来,丢进箩筐里。当你做完这个动作,你就让我知道。

教练F:嗯。

教练D:好,教练F,以后在你的教练里,就没有了做领导的经验,完全不会再受着曾经做领导的经验的影响,也不会有主观判断。在教练过程中你能很好的立足当下,去帮助客户去面对他的问题,他的困惑。想象自己去成为这样的一个教练。当你在这种感觉中,感觉到越来越轻松,你就让我知道。

教练F:抱歉,这种感觉出不来。(时间到

 

海引:教练F,如果可以你从这个箩筐里拿起所有你想要的,你最想拿走的是什么呢?

教练F:谦卑。

海引:当你说“谦卑”的时候,它就从箩筐里飞到你身上了。你还想要什么就说,你一说,它就从箩筐里到你身上了。

教练F:好奇、觉察、平和、同理心、接纳、感恩。

海引:教练F,让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去感受到你刚才说的那些词。让这些所有的词,所有的感受带到你的身体里。当你完全能感受到刚才所说的这些词的时候,你就让我知道。

教练F:好的。

海引:教练F,我邀请你真的是带着平和的心态,接纳自己的一切,去感恩过去几十年你的那些经验带给你的所有财富,物质上的、精神上的。也接纳你当下所有的呈现。如果我邀请你带着这样一份体验去跟一个小时之前的教练F说一番话的话,你会跟她说什么呢?

教练F:教练是一种生命状态,是一个修炼、修行的过程,只要你有百分百的意愿度,放下你的过去,真的愿意从零开,你不一定能够成为一个优秀教练,但是你的教练的生命状态会随着你的修炼越来越接近。

海引:教练F,我再邀请你还是用这种状态,去给另外的一些被自卑所困绕的教练们一些建议的话,你对他们说什么呢?

教练F:(对教练ZW说)教练ZW,其实我挺羡慕你的,因为你是一张白纸,只要你努力,只要你愿意,学习得法,那么你可以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也许你们会羡慕我,我的那些经验在某些方面来说是一笔财富。但是任何事情都有阴阳两面,我的那些经验在教练这张白纸上已经画满了色彩、图案,如果我要在上面画一棵教练的大树,我就要擦掉很多痕迹的。所以我的经验、阅历并不全是优势。每个人的基础不一样,尽量发挥自己基础的优势,去弥补基础的劣势,走起来就会轻松多了。

海引:我分享一下,刚才教练F说的时候,我的一个导师出现了,是一个圣人。对于教练F刚才所说的话题,他说,其实每一个人他心里面的那棵教练的大树它本来就在那里,枝叶茂盛,根扎得很深。我们每个人的模式,无论是认为自己有经验或者是没经验,都是我们自己设的一种障碍,这障碍就像一团团的乌云。这些乌云会走的,一旦这些乌云走了,每个人都可以看到那棵大树,因为那棵大树它本来就在那里。所以我们在教练这条路上,我们每个人都要去除心里的乌云。这个乌云可以很容易清除,圣人说,只要你的心足够地纯净,只要你能够保持内心的平静与平和,那个乌云会立即飞走。障碍是跟我们的心焦躁不安联系在一起,而参天大树是跟我们内心的纯净连在一起,都在那里,就看当下我们要做什么样的选择。

这是我听到那位导师说的,教练F,对你有帮助吗?

教练F:嗯。

海引:教练D,我真的是惊讶于你的教练水平、教练状态,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教练D:谢谢。其实你后面所做的这些也是在我的计划内,可能我没有把控好时间。我让客户呆在非积极、负向里太多时间,而你让客户呆在积极正向的能量状态里。所以你让她的状态越来越好,而我却让她能量越来越低。我一定得改。

海引:太好了,你的工具用得非常好。如果你能在能量转变上注意就好了,丢下要让她快速地丢,而要她拿走的就让她慢慢去体会。你的直觉力很强,太有力量了。

状态最重要。为什么我对教练D说不要求他用工具,因为他直觉力非常强,他可以根据客户的需要创造出工具来。

 

海引:关于这两次体验,大家有什么感受?什么问题?什么困惑?都可以说出来。

教练ZW:一是非常佩服教练D用的箩筐这个工具。虽然这不是我们平时习惯上所叫的教练工具,但是能恰到好处地运用,非常佩服教练D的直觉力!二是刚才教练F在说到白纸的时候,我突然有两种感觉。当我们的综合能力、人生阅历方面比客户丰富的时候,我发现会有很多判断出来;当客户人生阅历非常丰富或者是职务很高的时候,我又有仰望的感觉。所以综合起来,对应刚才教练F所说的“谦卑”,不管是谁,我们都以一种谦卑、好奇的心态去面对,那个感觉真的就不一样了。

教练C:我印象最深的是两句话:“那棵参天大树,它本来就在那里。”“当内心回到平和与觉察时,乌云立马飞走。”

海引:我当时是把自己当客户一样去感受这一切,同时也在做教练,让这个导师出来。并不是说有丰富经验的人有障碍,没经验的人他也有障碍。所有的障碍都是我们脑海里的东西,这是一种观念,是我们逻辑层次图里的信念价值观。“我认为我很有经验,我能支持到客户”这也是一种信念,也是一种局限性信念,不见得是对的。我把两个极端的东西拿出来,作为一名教练不管你从哪里开始上路,你都会有乌云。对教练的恐惧也好、担忧也好,那都是一片片的乌云。每个人都是如此。我就没有乌云吗?有,多得不得了!有些乌云我知道,有些我还不知道!所以并不存在哪一个人有优势就一定能做好教练,所有人都是一样的。